饼干

圈名饼干。

致力于反抄袭和反同性恋歧视事业,希望有一天能通过努力完善反抄袭法和婚姻法。

游戏Elsword衍生同人文写手,努力在ain一家风靡艾里奥斯的世界找到一丝生存的空间。

突如其来的瓶颈期…

还有突然掉下来的热度…

再加上莫名其妙的掉粉…

突然失去希望.jpg

[DLDE.]笔者懒得起名请自行想象.捌.

*ooc严重注意.
*现代架空.年下攻.注意避雷.
*…好像写成段子了.这系列好糟糕啊.
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今天不知太阳是打哪边儿出来的,以往都不怎么关心吃穿用度更不会去商店买蔬果的DE,竟破天荒地买了一小袋樱桃回家,搞得DL看他的眼神都像是冷不丁的看见了一只羊驼,吓得不行。
也许是DE不会挑水果,又或许是只剩下这样的果子了,DL把樱桃叶樱桃梗和烂樱桃都挑去以后,只剩了不到买回来的一半;就这么一点儿,个头还不大约摸着也就比豌豆大一圈吧;大多数还是蔫了的,一个个耷拉着个脑袋,活像是刚失恋了的年轻人。
不管怎么样,毕竟是DE买的。DL想着,拈起一颗洗净了的樱桃就扔进嘴里。
……
好酸!DL的脸瞬间皱成了一团,好像被狠狠揉过的纸。
没办法,DL只得在樱桃上撒了些糖,才敢端出厨房。

客厅里,DE正趴在沙发上,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手机里刚收到的文件。见DL端了樱桃出来,他一点也不客气地伸手,抓了一小把就往嘴里塞了两颗樱桃。也许是被酸着了,他的眉头狠狠地皱了一下,随即又松开,接着就想把手里的樱桃放回盘子里。
“哥,”DL不知何时蹲在了沙发前,脑袋凑了过去,“我能吃点吗?”
DE挑了挑眉,手上的动作也停了:“想吃自己拿,盘里有。”
“我想吃哥手里的…”DL歪着脑袋盯着DE,那神情让DE想到了几年前LP养过的一只萨摩耶。没办法,DE只得摊开手掌,几颗不中看也不中吃的小樱桃动了一动,接着停在了掌心中,等着被DL拿走。
DE转头去看手机屏幕,没想到过了一会儿也没感觉到有人把樱桃拿走。他侧头去看DL,没想到正好看到了DL低下头,就着DE的手掌吃樱桃的一幕。
DL的唇几乎碰到了DE的掌心,痒痒的;他伸出舌头轻轻勾了一下,把几颗小樱桃尽数卷进嘴里;接着抬起头看了看发愣的DE,嘴里叼着樱桃,还冲他笑了笑。
好在诡异的气氛只是一瞬间的事。DE有些僵硬的起身,想要回房间;走到一半又发现手机落在了沙发上,又转身回去拿;低头时又不小心撞上了DL的眼神。
DE那颗沉寂多年的心似乎猛的颤了颤。
  
  
  
  

当天半夜,LP接到了DE的电话。
怕是有什么急事,LP赶忙把电话接了起来,一边还手忙脚乱的从床上爬起来准备赶去DE家。
没想到,对面的人接通电话后问的第一句话就是:
“LP,喜欢是什么?”

… 你这 感情 是 把我当 知心姐姐 了 吗 D E 。







 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…告诉我,一个没在三次谈过恋爱的人怎么写出恋爱的感觉…。
明天更新《八苦》吧…《懒得起名》我得酝酿一下…

非常严肃的说一些关于【点赞推荐以及评论】的事情

海妖红瑟:

这点我是不强求啦……但是lo主的心里可以理解。说实话……我写冷CP的时候基本上没人看,但我还是写完了。大概归结我有毅力吧,而且虽然热度不高但是有妹子会给我留言。
说实话几乎在哪里发文都有妹子会私信问我为什么不回大家的留言……主要是因为我不知道说什么,基本上只有大家问我什么事情的时候我才会回。
总之能有人看真的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,也是作者能写下去的一个动力。
看到lo主写的我很赞同,的确啊,不管什么作品,你喜欢就要告诉作者吗!特别是冷CP,掉进给同一个冰窟手多么大的缘分啊!




最最后,这是我专门写靖苏的号……另一个写其他东西的号我是吧点赞和推荐提示关掉的。现在这个没有,看着常常有小红心冒出来,我都可开心了呢




The Headhole:







我是一个不怕辛苦的写手,我可以坚持把80W字的囚岛在不到四个月的时间里完结,几乎保证平均日更字数在7500字以上。我当初承诺过,囚岛不会坑,所以我的动力就是把它完成,我也的确这么做了。然而这对我来说是件痛苦的事,非常痛苦。








 








当时我没有如此直接的说,是因为我在顶着压力来进行创作,即便自己再难过,我也不想分更多的心计较其他的事情,然而事到如今很多事都需要说出来了。








 








我的观点很明确,假如你想看到我更多的产出,那就来给我点赞,给我评论,告诉我,你想要看。就这么简单。








 








或许有人不理解,的确也有人问过我,对于你来说,一个点赞,一个推荐就那么重要么?我很难过会有人这么问我,我当时没有明确的回答,因为我感到委屈。








 








是的,点赞和推荐,甚至是回复,对于我来说非常重要。








 








这并不是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我,而是我需要知道有人在支持我,好让我有动力继续下去,好让和我有共鸣的人可以看到一个个坑被填平,我们都不留遗憾。








 








一直以来我都有遇到这样的情况,有人为我点赞,可是我手贱的点进去看热度的时候发现那些点赞被取消了。你们能想象那是什么感觉吗?假如只是一两次那还好,起码我可以认为他们并不喜欢,可是这种点赞然后再取消一直从第一章来到最终章呢?








 








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些读者要从头追到位,告诉我她们看了,却又告诉我她们不喜欢,在我看来,点赞又取消点赞就是表示不喜欢的意思。








 








于是前天我再次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我忍不住追问了,对方在看完全文之后回复了我。姑娘的理由很单纯,因为想做个小透明。








 








老实说,我还是不能理解,点赞和做小透明并不是冲突的吧?我这样说并不是针对这位姑娘,因为我也并不知道其他这样做的读者是怎样想的,而这样做的人并不是一两个,也不是三四个。而他们这样的做法令人伤心和愤怒。








 








这里的全部资源都是免费的,我们是因为共同爱好走到一起,既然吃了资源,也乐于看下去,为什么不能给我一点鼓励和支持呢?我的需求很少,看了的话就让我知道,我并不是一个人,仅此而已,这真的很过分吗?








 








那天有一位读者引起了我的注意,我登陆的时候发现了她的十几个点赞,于是我点进去看,她是把她看过的每一章都点了一遍,而且就在我点进去看的过程中又跳出了一个她的点赞,这说明,她在那时正在阅读囚岛。于是我跟着她的点赞,一章一章的看过去,就像我和一个朋友一起回顾了一次囚岛一样。几乎36小时,这位读者只有在凌晨入睡了4个小时,在我外出和吃饭期间她仍在一章一章的阅读。除了感动,还有心疼,我现在说起这件事还觉得眼泪就要流下来了,我是真的很心疼她,虽然我不认识她。








 








这样做的人并不是她一个,上面说的那位被我追问了为何取消点赞的姑娘也是熬夜看完了囚岛,我同样心疼她。我不知道她们看的时候是否有享受的感觉,她们应该是被囚岛吸引了才会这样做,可是因为追囚岛而没有睡眠这件事本身就是令我难受的。








 








老实说,我昨天在想删了主页这件事,因为我认为不停的被点赞又被取消像是被戏弄和骚扰一般。可是想到那些真正爱过囚岛的姑娘我又于心不忍,就想让它们好好的在那里,怎样也无所谓。








 








可是真的无所谓吗?我把所有的爱都注入这个主页,保持日更,可是日复一日,我得不到回应,我感到血槽渐空,无力回天。我心疼追文的你们,可是我更辛苦,码字和追文是不同的两件事,我在给予和付出,我只希望大家在得到的时候有所回应。








 








昨天群里的一个小伙伴给我看了一个大大的呼吁,中心思想就是【假如想看到更多的产出,那就让作者知道你的支持】。那篇博文下面有几千条的回复,很多人都在说“想等到完结再评论”“以为作者专心创作不想打扰”,甚至于“害怕得不到作者的回复”。








 








可是,像囚岛这样的长篇,80W字的长篇,真的要等到完结再回复吗?万一作者等不到你的回复,不知道有人在看,以为自己是孤单一人就放弃了这个坑呢?那时候读者会说什么?作者太过分了,就这样随意的坑掉,太不负责了?








 








我敢保证,所有的作者都乐于看到读者的回复,不仅仅是想得到肯定那么简单,还想找到共鸣,因为这种共鸣是作者继续创作下去的动力。几乎每一条评论我都会去回复,除非我认为对方的问题令我无法回答,我是说,那些令我受伤害的评论,我当然无法回复。








 








我看过一些写手的调查问卷,在提问“创作过程中是否产生过消极情绪”时,所有的作者都会回答“有”,而理由便是“得不到读者的回应”“得到了恶意的反馈”以及“创作遇到了瓶颈”。








 








可想而知,作者对读者的每一个回复每一次反馈都是重视的,尤其是像我这样的冷圈写手,假如吃了我的资源,那就让我知道你吃得满足,否则我将渐渐的没有继续下去的动力。








 








最近这几天遇到了催更,老实说,倘若是在囚岛连载期间出现这种情况,我一定会兴奋不已,因为那时候的我精力充沛,每天更文都很积极,只要有人肯定我,我都会努力的付出。可是现在,我看见催更只想问大家,你们给我点赞了吗?既然这么想看,你们为什么不做点什么表示支持呢?我已经被掏空了,我的爱已经被掏空了。








 








是的,我已经累了,太久太久得不到回应,我疲惫了,也变懒了。我不知道假如我继续经历那些点赞和取消之后会不会删除这个主页,我永远不知道我下一秒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,我从不按常理出牌,了解我的人都会这么说。可是我仍然希望看到更多的支持和鼓励,只有这样才能支持着我走下去。








 








说了这么多,无非是表达这么多天以来的想法,我的努力和付出是需要得到爱和支持的,假如你想看到我更多的产出,那就让我看到你,我要的不过是这点支持而已。








 








以及,假如你无意中给我点了赞,那就不要取消了,假如取消了那就不要让我知道你还在看,我会觉得自己被戏弄了,请善待我。








 








在这里也呼吁一下,关爱那些保持日更的勤劳作者,或许你认为他们现在保持日更,就永远都会日更,你只要默默地看着就好,可事实上,这些作者更需要每一个读者的支持和关心,因为他们付出的或许不仅仅是坐在电脑前码字的时间。这里的每一位写手都是无偿的,他们要的回报仅仅是你的一个点赞,一个支持,不要永远都做一个透明的旁观者。








 








这里占一些tag,抱歉了。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[LPMM/MMLP.]笔者懒得起名请自行想象.番外篇.

*ooc严重注意.
*现代架空.注意避雷.
*大概是LP和MM收养DE的剧情.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LP站在镜子前,不停整理着自己衬衫的领子。
“怎么了,Pster?”MM端着两杯橙汁从厨房走出来,边看着他一反常态地整理身上的衣物,一边放下玻璃杯。
“今天去孤儿院,要给我们未来的孩子留下个好的第一印象啊。——这件衬衫怎么样?”他说着侧了侧身,给MM展示了自己刚刚打理好的样子。
MM盯着他上下看了看:“…我觉得你还是换一身比较好。”
LP似是有些失望的垮下了肩膀:“那怎么办啊…我现在去找BM还来得及吗?”
“我倒是觉得,你穿那身紫黑的运动服就很好。”MM拉开餐桌旁的椅子,补充道,“很帅气。”
LP的眼睛亮了亮:“成,那我就穿那件。——你呢?”
“风衣。”MM从餐桌上拿起一片面包叼在嘴里,“快些,我下午要交报告,上午了结了这事吧。”

孤儿院的孩子都很活泼可爱,——或者说,MM和LP看到的时候,是这样的。
“你觉得哪个孩子会比较听话…?”LP双手插在口袋里,偏了偏头,问道。
MM看着院子里玩耍的孩子:
“看不出来。”
“…哈?”
“你知道我不喜欢小孩子的。——这些孩子…太乖巧了。让我想到动物园里被驯化的动物。”
LP挠了挠后脑勺:“这么说也是…。可这是现实啊,孤儿院的。”
两人都沉默着。不知过了多久,LP忽然“嗯”了一声。MM疑惑地看向他。
“Mind,跟我来。”LP扯着MM的手,绕着院墙跑了半圈,一直到了围墙的一个不小的缺口处。
“…你这是做什么?”
LP笑道:
“有个挺活泼的小孩子估计要‘越狱’咯。”
果然,不到一会儿,一个白色的脑袋就从缺口处探了出来,接着一个小小的、穿着破旧的黑色短袖短裤的孩子从缺口处跳了出来。他刚刚松开扒着墙壁的手想要落地,就冷不丁的撞上了LP。
“…呜啊?!”那孩子猛地一惊,啪唧一下就坐在了地上。LP倒是没被这瘦胳膊瘦腿的孩子撞疼,而是上前几步向他伸出了手想把对方扶起来:“嘿,小子,身手不错嘛。——我有那么可怕么?”
那孩子却不回话,只是眯着眼睛抿紧嘴巴,警惕地盯着LP。
LP有些挫败的样子:“你这样我怎么说下…嗯?”他忽然一个激灵,似乎发现了什么,却被MM抢先一步凑了上去观察那孩子的眼睛。对方的身子似乎抖了一下,便立马恢复了正常。
“黑色的…眼白?…哦,好吧,眼黑?”LP挑了挑眉,“看上去很帅啊。——怎么样,Mind,这是什么症状?能治吗?”
MM头也没回,而是直起了身子:“不清楚是什么病。但是他好像有些近视,也许是这种眼睛的缘故吧。”
“啊哦…那你觉得这孩子怎么样?”
“我无所谓。”
那个小孩子愣愣地看着这两个人,刚回过神一般慢慢开了口:“…你们是谁?”
“我们啊。是你未来的爸爸和妈…呃,不对呀。叔叔?大爷?……总之,你愿意跟我们回家吗?”
对方犹豫着,没有说话。
“给你看眼睛的那个人是我的爱人,他是名医生;我呢,是一位健身教练。所以来我们家的话,有可能治好你的眼睛的。你不想要一个家吗?”见对方的神情有些松动,LP补充道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“…Diabolic Esper。”那孩子终于完全睁开了眼睛,黑色角膜紫色瞳仁在阳光的映照下有些发亮,“他们叫我DE。”
“喔哦,DE。听起来不错。”LP笑着拍了拍身旁MM的肩膀,“我叫LP,他叫MM。过会跟我们去孤儿院办个手续,然后我们就是你的,…你的父母了?”
MM向LP飞了个眼刀过去,LP立马吓得闭了嘴。
“…先说好。我不会叫你们‘父亲’或者‘叔叔’之类的。”DE仰着头看着两人,“其他的称呼,有吗?”
MM沉吟了一下:“那…‘哥哥’?”
DE点了点头。
LP也乐得如此,说:“那就叫哥吧。我是你大哥,MM就是你二哥了。以后请多关照咯,DE。”

回家的路上,LP和MM分别走在DE的两侧。不知怎的,LP忽然悄声对DE说道:
“小DE啊,你要是叫我一声爸再叫MM一声妈妈,我想过会…哎哎哎Mind你别打我啊?!”
MM单手揉了揉DE的脑袋,然后猛的甩了LP一脸马尾辫子。
  
  
  
  
  
 


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给朋友 @蠢受受 的答谢文!
好,明天更新正文!

[DLDE.]孤身一人无法捡拾骸骨.

*又名“孑然无人拾骨”.
*ooc严重注意.
*文题无关注意.
*DE只出现在回忆杀中.
*借用worldtrigger相关同人漫画《独自一人无法捡拾骸骨》的梗,如有侵权请联系笔者,会立即删除.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面前是数以千计的魔族士兵;身后是早已被洗劫一空的不知名村庄。
前方猛虎,身后无援。
DL一手握刀,一手伸进腰包中掏出一瓶浅蓝色的药剂,单手拨开盖子,一仰头喝了下去。
来不及抹去嘴边流下的药水的痕迹,DL将手中的空玻璃瓶向地上狠狠一摔,对着向自己冲来的魔族士兵迎头砍去。
身上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伤疤在药物的作用下刚刚开始缓慢愈合,却又被冲上来的长矛兵刺出了十几条血淋淋的伤口。DL挥手召唤出一小批低级魔族吞噬掉几名残血的敌人,马上又有更多的魔族兵士不顾身上燃烧着的蓝色焰火,再次逼上前去。
DL几乎有些麻木的将他们一一击倒;身上的伤口似乎不再痛了,或者说他完全感受不到疼痛的存在了;刀刃经过长时间的砍杀早已钝得几乎无法使用;鲜血飞溅得到处都是,好像撒满了人间。
啊,要是能去村子里找块磨刀石磨一磨再回来就好了。他自顾自的想着,不由得笑出了声。
一柄长矛自身后贯穿了DL的腹腔。他回头一看,是几名敌人从远处绕到了背后。ch不在,无法释放协力技能;他只能回身砍断长矛的杆,再扔出几把飞刃割断敌人的脖颈。
恍惚间,DL想到了几年前,他刚和DE混熟的时候。

那是个晴天,只有几缕棉絮般的云飘在空中;刚下过雨,空气清新得像提神药剂。
那时候DL、DE和ch三人刚刚完成任务,正在返回的途中。执行任务的时候,DE不小心落入了敌人的陷阱,受了不轻的伤。DL给他上完伤药后,执意把他背在身上慢慢地走。
在过一架木桥的时候,不知怎的,DL忽然对着背上的人说:
“你得好好活着,等哪天我死在了战场上,还得靠你帮我捡拾骸骨呢。”
“什么啊!”ch立马跳了起来,“ciel你在乱说什么!”
DE倒是淡淡开了口:“我不会帮你收尸的。”
DL一愣,随即笑了起来。
他明白DE的未尽之意。
“我不会帮你收尸,我只会让你再次活过来。”

愣神间,DL已然被对面的乱箭贯穿心脏。
——果然,自己是要死在战场上的啊。可惜以前没向DE学学怎样回到过去……
他勾唇笑了笑,用尽全身力气扔出最后一把匕首。
——可是,DE早就走了;看来我还是得暴尸荒野了啊。
最后一刻,黄沙扑面的时候,DL这么想着,闭上了眼睛。

 
 
  

   
  
  
  
  
  
 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剧情解析:
DE死亡。
DL绝望的拼命接任务作大死孤身一人潜入敌军。
最后战死沙场。
连张马革都没有。

 




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啊饼干又回来了_(:_」∠)_
上个星期lof一直登!陆!不!上!
哇的一声哭了出来。
多亏了文手朋友 蠢受受 帮忙各种折腾,昨天半夜的时候终于能登陆了!
给他比一万个哈特!
这篇是小短篇吧,《懒得起名》大概明天发番外篇,等后天饼干回顾一下以前的篇章再开始填坑…
感觉《懒得起名》完全是日常小合集…

DL超帅的啦。

…………
………
……

…DE也帅!

架空不等于AU不等于paro!!!

架空不等于AU不等于paro!!!

架空不等于AU不等于paro!!!

饼干!不要再打错标签了!

就算没有多少人在看文也不行!

谨慎!

严谨!

认真!

关于刀.

1.写刀也有很大差别的。

差的刀子让人看着莫名其妙云里雾里,说不定等几天过去了读者回想一下才弄明白:哦原来这是刀子啊。
然而这时候早就没了看文时的心情,别说被虐到了,大概也就是被针扎了一小下那种感觉吧。

而优秀的,合格的,四十米大长刀,不管写的隐晦还是写的清楚明白,不管是阴阳两隔还是生不复见。
都让人仿若当场被万箭穿心,再被解剖刀细细剖开伤口。
哪怕过了几日再回想起来,还是会让人觉得像是五脏六腑都痛得搅成了一团。

更高级的刀子是那种,哪怕痛彻心扉,也让人忍不住不顾死活前仆后继的扑到刀尖上去,粉身碎骨在所不惜。
  
  
  
  

2.明明白白打好真正的tag,写好真正的标签(糖or刀)的文手,才是真正有良心的文手。

我说的是“有良心的文手”。

也许说的有些过火了,但是笔者认为,不管文笔如何,不管是太太还是小透明,

把明明白白的刀打上小甜饼的标题或者副标题,来让读者猝不及防吃刀,进而得到更多评论和让读者对作者印象更深刻的行为,

无耻至极。

无耻,至极。

[DLDE.]笔者懒得起名请自行想象.柒.

*ooc严重注意.
*现代架空.年下攻.注意避雷.
*信我,这一系列甜的我妈都认不出我了.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不知为什么,上了高中以后,DL的个子噌噌的长,一转眼就成了班里最高的学生。
个子高了,自然是坐不了前排的;于是DL成了班级最后一排的钉子户,平日里也管管板报之类。
DL的视力本就不特别算好,远处的东西看不太清;坐后排又没有眼镜,记笔记时只能眯着眼镜寻板书。久而久之,DL就近视了。虽说达不到“五米以外雌雄不辨,十米以外人畜不分”的地步,但是就算眯着眼镜看板书也已经有些困难了。
“我可能近视了,哥。”某个周日的上午,DL对DE说道。
DE看了看他的眼睛,伸手在他眼前晃晃,却被DL一把握住手腕:
“…我是近视又不是瞎了,哥你晃什么……”
DE干咳了一声,抽回手移开目光:“…什么程度了?看不清笔记?”
“大概…二十米开外看不清人脸那种。”
DE沉吟了一会儿,道:
“成,那下午我跟你一块去趟眼镜店。”
  
DE开了车门坐上了驾驶座,DL打着呵欠上了副驾驶的位子。
“说来…哥,为什么你买的是十八层的房子啊?”轿车启动时,DL问道,“多不吉利。”
DE开了倒车档,看着后视镜:“因为十八层离地狱最近。”
“……”DL被呛了一下,“…不是因为十八层最便宜吗?”
“你变聪明了。”DE伸手打转方向盘,看着前面地下车库的出口,头也不回。
DL被自家哥哥这突如其来的冷笑话噎得说不出话,愣了半天只能掏出手机开始发帖子:
《自家准·恋人爱说冷笑话怎么办,在线等,急》
  
“左眼散光一百度,右眼近视二百二十五度。”DL从测视力的房间里出来,边比划着边对DE说道。DE正挑着镜框,听到这话挑了挑眉,招手示意DL弯腰,然后伸手把一个纯黑色小框眼镜给他戴了上去。
DL扶了扶镜框直起身,对着一边的镜子看了看:
“怎么样?”
“…显老。换一副。”DE说着,又拿了个深蓝色金属质地的镜框换了上去。
DL大睁着眼镜低头看着DE,只见DE对着他左右转了转:“还行吧,你自己看看合不合适。”
于是他转头去看镜子里的自己。白色的头发挑染了一撮蓝毛,左右两边配着黑色的耳饰,架在鼻梁上的深蓝镜框倒也没有太突兀,只是…过圆的镜框边意外的有些孩子气,显得DL好像一个没长大的小孩子。DL本想拜托店员再找一副相似颜色的镜框,眼角瞥到脸上隐隐写着期待的DE,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。
成吧,他喜欢就好。这么想着,DL点了点头。
在DE询问店员价格的时候,正巧DL看到了两副镜框,其中一副是深紫色渐变成墨黑色的带菱形网状镂空状的眼镜框。拿起来一看,是合金质地的,触手冰凉。
“哥,你看这个怎么样?”DL问道。
DE回头去看他手中的镜框,DL就顺势把那副镜框给他戴了上去。
DE对着镜子比了比:“还可以,不过你要戴…?”
“并不是;是给哥哥戴啦,至少看着挺帅的,”DL说着,帮他把镜框向上托了托,“不是吗。”
DE默然转身:
“要这两副,一副平光一副双眼一百五十度。”
  
  
  
   
 
 
  
  
  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正文草稿完成度7/12.
番外草稿完成度1/4.

宛若咸鱼。
今天一直在关注剧情走向的同桌传纸条问我,DL和DE这算是发展到哪步了。我回道:
友情以上恋人未满吧。
后来又想了一会儿,把“友情”划掉改成了“兄弟”。
然后同桌回复说“感觉你完全不像是想让他俩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啊,你真的打算十二章之内完结吗”
我写道:“正文用来发展感情,番外用来谈恋爱。”

没毛病,没毛病。

[DLDE段子.]送命题.

*ooc严重注意.
*毫无营养,纯粹凑数,瞎瘠薄写.
*困.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DL被赶出房门的时候,正当半夜。
这天正巧无月无星,伸手不见五指;DL正迈开步子出门呢,被门槛一绊哐的摔进了黑暗里,等到他好不容易爬起来的时候抬头一看两眼一抹黑,向四周望了望,心里一慌。
难不成自己瞎了?
于是他摸了摸自己贴身口袋掏了手机出来,靠着百分之三的电量勉强开了机,一看,松了口气:还能看见手机,看来是没瞎。
然而有家没法回;没带钱出来也没法去宾馆;RG和他带的那俩小丫头这时候估摸着也早睡下了——得,今晚睡公园吧,还能看看风景。
这么想着,DL拿着手机手电筒转悠着,散步似的来到了临近的公园,找到了一张长椅。拿灯照了照,还不算太脏。
既来之则安之。DL关了手机塞进口袋,然后躺到了破旧的椅子上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忽然有什么液体打在DL脸上,弄得他一激灵。他抹了抹脸本想不去理会,没想到接着便是更多的水珠砸了过来;睁眼一看,看不见;听声音倒是明显,风声飒飒,而那噼里啪啦打在叶子上的液体,不是雨水是什么?
这倒是好了。DL也没法睡了,起身坐在椅子上,认命的仰头盯着黑漆漆的天空。他的头发被全部打湿贴在脸上;本就不怎么厚的衣服更是湿得彻底;估计口袋里的手机也保不住了吧。
正思考着今晚能不能熬过去的DL,忽然看到有人走近了,黑不溜秋的一团影子;同时脑袋上被砸了什么东西,有点分量的样子。他伸手一摸,好像是把伞。
给他扔伞的那人也不停留,转身就走了。DL咧嘴笑了笑,打开伞撑在头顶,就赶忙追了出去。
  
  
  
  
  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发小提供的梗。
“送命题:你和恋人吵架时,外面下着大雨,你会怎么做?”
其实DE应该不算是什么会关心别人的人…吧,倒是恋人另当别论?
大概能写出点笔者心目中DLDE的相处模式了吧…大概。
顺便,《懒得起名》第七章草稿完成!
明天更新!